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时评

假记者泛滥暴露出的三个真问题

核心提示:如果以上监督渠道统统缺失,假记者就会粉墨登场,大展身手,坑蒙拐骗,造成真记者不监督,假记者就监督的“怪胎”现象。打击假记者大快人心,但要从根本上杜绝假记者敲诈勒索现象,好需要各个方面认真对照假记者这面多棱镜查找自己的真问题,解决自己的真问题,万万不可只针对假记者说假记者的问题。

 

4月18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宣布,1-3月,全国共收缴各类非法报刊13.4万件,查办“三假”案件39起。陕西、山东、河北、湖南、广西等地重点查办多起假冒记者诈骗或敲诈勒索案,这些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相关部门正在追究其刑事责任。

假记者泛滥假记者横行,已经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这些假记者往往打着为民请命、舆论监督的幌子,开着挂有“新闻采访”牌子的汽车,手持伪造的假证件,怀揣搜集的假材料,道貌岸然地以新闻单位的名义活动,或以曝光相要挟,或插手干预农村选举,或挑拨村矿矛盾,或包揽诉讼,或对企业主敲诈勒索、坑蒙拐骗,从而达到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假记者为什么如此猖狂,是谁给他们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其实,假记者泛滥的背后,暴露出的真问题往往比假记者泛滥更为严重。首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假记者之所以敲诈勒索屡屡得手,主要是因为有些单位自身确实存在问题。许多假记者的敲诈手段并不高明,他们大多是从某些方面了解到一些经营者或管理者在工作中存有漏洞,然后进行“采访”。他们所采写的稿件大多是揭露不守法者存在的问题。而那些不守法者担心事情暴露,便想花钱消灾、息事宁人,如此一来,假记者也就得逞了。可以说,正是不法经营者的违规行为给假记者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如果只打击假记者,而不去改变其他违法违规者的行为,显然是治标不治本。

其次,假记者的泛滥与某些真记者行为不端有关。笔者一位基层朋友曾说过,现在的假记者你明明知道他是假的,也丝毫不敢得罪,谁会知道他的背后时不时勾连着一个真的记者?如果把假记者得罪了,恐怕就会有找不尽的麻烦。新华社就曾经曝光过一个案例,一些假记者“以真记者为依托,如果敲诈不成就在媒体上予以曝光,是这类新闻敲诈行为的惯用伎俩。”《红楼梦》有句:“假作真时真亦假。”假作真,真作假,真假混淆,在本质上也就沦入“失真”的境地。正是由于一些真记者违背新闻职业的使命,借采访报道为非作歹,牟取私利,才给了假记者敲诈勒索以可乘之机。因此,要解“假记者之困”,不论对真的假记者,还是假的真记者,都要用重拳,而对后者则更要用力些。当真的不再变假,不再有假的真记者时,那些盗用记者幌子的真的假记者,也就难于施展其鱼目混珠的伎俩,不容易滋生滋长了。

第三,假记者泛滥横行,恰恰反衬出了真监督的缺位。其实,舆论监督和正面报道一样,是新闻媒体应当承担的时代重托和社会责任。不少地方和部门视正常的舆论监督为洪水猛兽,千方百计“公关”“施压”,使一些批评稿件或灭于萌芽,或胎死腹中。正常的舆论监督失去了社会“减震器”和“减压阀”的作用,问题久拖不决,积重难返,激起群众情绪和社会舆论。主流媒体不监督,非主流媒体就监督;传统媒体不监督,网络媒体就监督;本地媒体不监督,异地媒体就监督。如果以上监督渠道统统缺失,假记者就会粉墨登场,大展身手,坑蒙拐骗,造成真记者不监督,假记者就监督的“怪胎”现象。

必须看到,假记者并不是一枝孤立生长在社会土壤上的“恶之花”,而是一面多棱镜,通过不同的角度,可以折射出不同的真问题。打击假记者大快人心,但要从根本上杜绝假记者敲诈勒索现象,好需要各个方面认真对照假记者这面多棱镜查找自己的真问题,解决自己的真问题,万万不可只针对假记者说假记者的问题。

盛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奕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