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时评

“KTV上课”与“月下讲月赋”

“大学老师带着学生在KTV上课,你听说过吗?在KTV里学习,这事真新鲜……”这几天,一则“大学老师将学生大课堂搬进KTV包房”的消息,迅速传遍河南漯河的大街小巷。事件当事人——漯河市职业技术学院经管系市场营销专业教授王玉敏表示,这是一种教学尝试,同时也是一种教学创新。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是一个流行创新的年代,当把某一种现象贴上创新的标签时,常常也是把商榷和批评置之门外。只是,现实告诉我们,创新有大小之分,也有真伪之别。所谓,失之一毫,谬之千里,一些伪创新带来的危害,甚至比不创新还要大。

据当事老师讲,前不久她带着学生刚刚结束一个项目的促销活动,促销活动结束后,就想着将总结表彰课堂搬到KTV。其理由是,“现今社会是泛娱乐化的,大学生更是如此,更喜欢轻松、活泼、快乐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这种总结表彰课放在教室上没必要,在KTV更灵活,学生参与度、积极性更高。确实,教学有创新的必要,可教学创新就要走向KTV吗?

新闻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次“KTV上课”到底花了多少钱,最终是学生AA制还是由谁支付的?但在人们看来,KTV与大学的气场是不相吻合的。诚然,不能妖魔化KTV,但也不要美化KTV。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对KTV适当了解是可以的,可这个场合,还是不太适合学生。如果一个学生把心思用在这里,可想而知,其是不会把学习搞好的。而且,学生固然有了解社会的需要,可这种了解,应该主要指向社会主流,而这是KTV不能承担的。

从教学上讲,确实有构造“轻松、活泼、快乐的学习方式”之必要,但这种必要,并不一定需要通过到KTV来实现。在激发学习兴趣上,有很多方式,对于老师来说,只能选择适合大学气质,贴近大学生成长特点的方式。拿传统课堂来说,也并不代表就是一汪死水。比如浙江大学教授苏德矿,把有些“无趣”的微积分课讲得生动有趣,他甚至开设了直播,吸引了很大学生关注。浙大学生亲切表示:矿爷的课,一定要上。以为到了课堂上,就一定无趣无味,其实是一种教育无能。

叙述这里,不禁想到刘文典先生的一则典故。刘文典任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时,讲课总是别出心裁,自成一格。据徐百柯在《世上已无真狂徒》一文中的记述,有一次,刘文典在课上宣布,今天提前下课,改在下星期三晚饭后七时半继续上课。原来,那天是阴历五月十五,他要在月光下讲《月赋》。有学生追忆:届时,在校园里月光下摆下一圈座位,他老人家坐在中间,当着一轮皓月大讲其《月赋》,“俨如《世说新语》中的魏晋人物”。

斯人已去,斯风依存。刘文典先生“月下讲月赋”,至今让人神往。为什么刘文典先生这么做会触及心灵?其原因在于,他选择的地点,采取的方式,符合大学气质,贴近大学生特点。更重要的是,这堂课的效果与刘文典在学术上的造诣是分不开的。而把课堂搬进KTV,则有点东施效颦。真正的创新,不在于花样翻新,不在于标新立异,不在于哗众取宠,也不会走旁门左道,而在于贴近实际,适应需求。把创新想得过于简单,用扭变的形式代替实在的内容,这样的创新,让人捏一把汗。

创新是教学的源头活水,缺乏创新的教学就像一潭死水,波澜不兴,但教学创新没有KTV上课这么简单。把“KTV上课”与“月下讲月赋”放在一起,高下立分,从中能看出创新的境界。

毛建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奕霖
0
关键词: 刘文典 ktv 创新 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