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包头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时评

博物馆的好心 伤了小学生的自尊心

核心提示:况且博物馆还不知道孩子及其家长愿不愿意接受“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的“荣誉称号”。何况,还了鹅卵石、写了道歉信便颁发“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称号,还有误导其他小学生的可能和倾向。 就事论事,六朝博物馆的初衷或许是好的,但博物馆不是商场,不需要用“高情商”对待一名未成年的小学生。

半个月前,一群小学生参观南京的六朝博物馆,有人拿走铺地的鹅卵石,被老师发现后当场批评;一名小学生也拿了鹅卵石,在妈妈的教育下,隔了几天才归还,数日后又寄来道歉信。博物馆被小学生的道歉信感动了,通过媒体“全城寻人”,要授予这名小学生“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称号。

□吴旭

有人在南京的主流媒体发表评论《学学“全城寻人”里的高情商》,把六朝博物馆比作商场,把小学生比喻成拿走商品后又道歉的顾客,这无疑又把拿走、归还鹅卵石的小学生的隐私置于舆论漩涡,会让孩子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小学生拿走两颗博物馆鹅卵石,经过老师批评、家长教育,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归还了鹅卵石,写了道歉信,孩子知错改错,事情本该到此结束。可博物馆在未征得监护人及其老师允许的前提下,就在媒体大肆宣扬这位小学生“拿走”“归还”博物馆鹅卵石的经过,已涉嫌侵犯未成年人的隐私权,给孩子的心理造成了二次伤害。

倘若六朝博物馆非要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可通过“暗访”的形式,当面向这位小学生表达博物馆对他的肯定和表扬。至于孩子当不当“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还是让孩子及其监护人来决定。

可事情并没有朝着“全社会应当树立尊重、保护、教育未成年人的良好风尚,关心、爱护未成年人”的方向发展。博物馆还通过媒体报道,呼吁市民帮助寻找这位小学生,要给小学生颁发“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的称号。笔者以为,作为一名生理、心理、身心健康都需要保护的未成年的小学生,博物馆“全城寻人”的做法大大不妥。

我们成年人都是从小学生过来的,应该理解曾“犯错”孩子的心境。与拾金不昧不同,这位小学生及其家长,不想也不愿再有人提及孩子从博物馆拿走、归还鹅卵石的全过程,这从小学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可见一斑。

假设博物馆找到这位小学生,假设这个孩子成为“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可若当别人问起是如何成为“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的,不是又要逼迫孩子及其家长提起极不情愿的往事?况且博物馆还不知道孩子及其家长愿不愿意接受“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的“荣誉称号”。这明显是强加于人、强人所难,是在给博物馆自己形象加分。

何况,还了鹅卵石、写了道歉信便颁发“六朝博物馆荣誉小馆员”称号,还有误导其他小学生的可能和倾向。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害人及其监护人或者其他组织和个人有权向有关部门投诉,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及时处理。”第六十九条规定:“侵犯未成年人隐私,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就事论事,六朝博物馆的初衷或许是好的,但博物馆不是商场,不需要用“高情商”对待一名未成年的小学生。让已经道歉的小学生回归平静的生活,不打扰不干扰,才是博物馆关心这位小学生健康成长的明智之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斌
0